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您所在的位置:出书 > 知识问答 > 版权知识 > 正文

阅文版权之争:平台压榨作者早已有之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20-5-7 9:31:57 人气:0 评论:0

  5月5日,阅文的作者们闹着要发起建立一个“五五断更节”——今后我国每年进行一次。
  因为作者发现自己受到了阅文霸王条款的伤害。 虽然还有很多人不知道,这个“霸王条款”让签约作者不仅失去了版权,即使手中的小说结束了,签约作者也没有自由换工作。
  在签署有什么用?为了被“霸王”呢?

5.jpg

  1
  一天了,阅文说的,5月6日要和其他作者通过举行的恳谈会还是自己没什么不同声音。
  但在微博上,大量网民的抗议仍在继续。 最核心的指责是:阅文没有公布参会名单,没有具体时间,并要求阅文直播整个会议。
  因此,它的市中心,它已经持续了好几天。
  早在4月末,阅文深陷言论风浪那会儿,包孕创始人吴文辉在内的高管大规模离任,坊间就臆测,此举与阅文马上布局免费阅读有关。那时网上也传出大量企业合同截图,指责阅文与网络学习作者通过签订的新合同过程中存在霸王条款。
  不满的声音开始从混乱中收敛起来。
  其原因是,后只能扣除营业外支出“净利润”进入后获得合同的签署。笔者问平台:如果算上运营成本,净利润为负,我辛辛苦苦写的文字,最后,不赔钱?而在侵权事件中,当由作者自己的钱了诉讼。
  作者和阅文也不再是企业合作经济关系,而是受阅文委托创作的,阅文可以通过修改设计作品,不满意我们可以换其他人续写。
  关于提交人与阅文之间的关系,阅文解释了这一点:虽然提交人被阅文雇用,但双方不是劳动关系或雇用关系,提交人不享受阅文群体福利。
  据该书的创作者而言,作者的死亡甚至50年后,版权拥有以阅文为所有。版权作品,包括人身权利和经济权利是阅文
  其他被抗议的条款还包括:合同进行签订后,阅文享有作者下本书的优先权,如果一个作者发新书,在其它信息平台可以发布,需要我们首先通过通知阅文,如阅文没有签约意向,才能在其它管理平台公司发布。
  阅文由提交人控制其他社会账户——对这篇文章也有评论。

6.jpg

  阅文旗下品牌
  2
  突然那么多的作家和朋友出去的声音,阅文将是一个成功“破圈”。话题的关注已经上升到了所有互联网用户的水平。
 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:免费当然香,为什么中国反对免费?
  这让“800万签约作者心凉”阅文大战,直到昨天,甚至打响了轰轰烈烈的“五五破节”。
  顺此事在一个简单的逻辑:甲方(阅文)侵权,B(作者)罢工,经过党的高管大换血B的再次挤压狭窄的生存空间,然后再上升期也已删除趋势按删帖,党威胁要限制推荐的书籍,以及相关的话题,甚至是照片从手机内存,蔓延到腾讯和华为删除了它
  这么大的动静,阅文只好站出来对争议点一一做出积极回应,说:全面发展免费教育不可能,不现实;不存在企业因为新合同的推出,导致一些知名网络作家断更;网传的争议合同是中国早在2019年9月主导设计变更的,已经执行了这样一段工作时间。
  阅文称:威胁限制推荐,操作发布时间为虚假信息。
  也许太多的问题需要回答,最终阅文将于今日与联想的扩张,听的要求 - 即出现在主题的开头。
  虽然我国截至发稿,作者们仍未等来阅文恳谈会的结果,但是通过这次活动围绕条款内容本身的热议,让更多人可以看到网文领域进行长期管理存在的作者“丧权”——合同制度不合理的问题。
  这一次也有很多网友想,网文界霸王条款已经有了,不是一年半的新举措,也不是阅文之一。
7.jpg

  3
  关于中国网文界“霸王合同条款”,阅文当然不冤——因为“同伙”也不少。
  版权行业消息人士告诉记者:平台版权买断,包括平台对内容提出修改意见,以付费章节免费推广的形式,完成后的下一步工作优先级等规定,都.. 提交人常舒欣败诉,发现这样的条款早了,双方默认,但现在法律意识有所提高,被移至明面。
  常舒欣2008年开端创作网文,2013年6月签约创世中文网,以“常书欣”为笔名创作,起初跳槽掌阅,将笔名改成为了真名“常舒欣”,2017年受到原签约平台阅文的告状。因为与平台签约的是作者,而不是作品,法院觉得常舒欣与阅文公司的《独家受权条约》有法令效能,一审二审均判常舒欣败诉。
  笔者被挤压平台,早已有之,但以前没有一个分析掏出一个。
  版权对阅文的收入发展贡献自己不断进行提升。根据阅文2019全年财报,收入经济增长的原动力在线管理业务工作收入水平同比减少3.1%,在总收入的占比为44.5%,而这一数字在2018年为76%;版权相关业务同比增长283.1%,占到总收入55.5%。创作表现出来的版权,带来了一个巨大红利没有可以激发学习作者的创作提供热情,而是流入平台的腰包,这样的行业环境生态系统其实是一种存在安全隐患的。
  从另一个角度看,每一次版权纠纷和由此引发的广泛讨论,都是一个推广版权规则的机会,如2017年微博版权协议事件、2019年媒体和机构媒体洗稿争议、同年视觉中国“黑洞”事件、2012年韩寒替代笔“争议,以及作者和百度图书馆诉讼等,从版权保护大体系来看,创作者和平台将越来越自觉。

    标签:
    相关推荐
    评论信息
    我要评论
    网站首页 | 出书流程 | 出书费用 | 合作流程 | 公司介绍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 网站地图